"葡萄酒"竟没有一滴葡萄汁 "三精一水"来取代

央视国际 (2002年12月02日 10:19)


  北京青年报消息:调酒师说,葡萄汁根本达不到标准 简陋的作坊肮脏得让人作呕。  

  央视记者暗访吉林通化的一些小葡萄酒厂时发现位于长白山脉的吉林省通化市是我国葡萄酒的产区之一。近日中央电视台《每周质检报告》的记者在通化市明察暗访时发现,一些小葡萄酒厂在制酒过程中掺杂施假、偷工减料现象严重。昨日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中以“通化:实话实说葡萄酒”为题对此进行了披露。

  1.5元一瓶 酒价低得邪乎

  据中央电视台记者了解,吉林省通化市分布着许多生产规模在一两千吨左右的小葡萄酒厂,这些酒厂主要生产几元钱一瓶的山葡萄酒,一瓶720毫升标明葡萄汁浓度50%的山葡萄酒出厂价最低的仅有1.5元。

  而中国酿酒协会的专家认为这样的价格远远低于正常的生产成本。专家这样算了一笔账:一瓶720毫升、葡萄汁浓度为50%的山葡萄酒生产成本至少应为2.7元,其中瓶子0.6元,塑料帽及瓶塞0.1元,商标0.1元,包装箱0.3元,葡萄汁1.5元,人工费0.1元。那么那些出厂价远远低于生产成本的葡萄酒,就必然存在问题。

  三精一水 葡萄汁一滴也没有

  在通化市洋铖酒业公司,记者亲眼目睹了这种葡萄酒的调制过程。调酒师先是向一个五吨装的罐子里灌水,然后再加入酒精、糖精、葡萄香精、色素、酸、增稠剂、防腐剂进行搅拌。这种所谓的葡萄酒就是行业里俗称的“三精一水”。调酒师向记者透露:“到哪个酒厂都少不了这些玩意。”面对记者“这酒里有没有葡萄汁”的疑问,调酒师表示:“不可能给你放葡萄汁。我跟你实话实说,高级红葡萄酒绝对不会给你放(葡萄)汁的,因为葡萄汁四五块钱一斤,(这个价格)够不上。”洋铖酒业公司就是用三精一水假冒葡萄酒来蒙骗消费者的。记者在通化采访中还发现,禹全酒业公司、野霸酒业公司在制酒中偷工减料、少放葡萄汁,葡萄酒实际所含的葡萄汁含量,远远低于商标上明示的标准。记者在对通化市禹全葡萄酒厂业务经理采访时了解到,一瓶他们厂生产的商标上注明葡萄原汁浓度60%、标价6元的葡萄酒,实实在在(葡萄)的原汁浓度只有20%。

  这个经理还“坦言”:“写是那样写的。但实实在在说,如果是60%的葡萄汁,13块钱卖给你我也不干。”

  至于为什么要偷工减料、压低标准,通化野霸酒业公司的人士认为是小酒厂泛滥、经销商竞相压价等恶性竞争的结果。

  通化野霸酒业公司调酒师告诉记者:现在酒的价格掉得太厉害,酒卖不上价,买酒的人把价格压得很低。

  “野生葡萄” 其实是人工栽培

  记者在通化市采访时还发现,通化山宝葡萄酒公司虽然在产品上宣称自己的葡萄酒是用纯野生山葡萄酿制的,但是该公司的有关负责人向记者承认,他们的葡萄酒其实用的只是人工栽培的葡萄。据他说,由于野生山葡萄产量少、价格高、榨汁率低、生产成本很高,小酒厂很少有用野生山葡萄做原料,大都采用人工栽培的葡萄。

  记者还了解到,通化好多葡萄酒打的虽都是“纯野生”的牌子,但也都是骗人的。“写野生山葡萄的,连一个野生山葡萄粒也没有。”

  奖牌成堆 花钱就能买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通化的小葡萄酒厂生产的山葡萄酒虽然质量低劣,但在市场上却是十分畅销。一方面是由于价格低廉,另一方面由于花钱买来的奖牌、证书给这些劣质产品罩上了一层光环。

  在通化野霸酒业有限公司记者看到,墙上挂着“全国公众推荐名优品牌”、“中国名优葡萄酒”和“吉林省著名商标”的牌子,据这位经理透露,这些牌子,有些是花一万来块钱买来的。

  据了解,由于有了这些奖牌和证书,他们的葡萄酒在市场上很是畅销。葡萄酒的畅销,导致了当地小酒厂迅速膨胀,1997年通化市有小葡萄酒厂不过几十家,到2001年小酒厂发展到了200多家。

  随机抽检 6种酒远远不合格

  为了对小酒厂产品质量状况做进一步的调查,记者在通化的小葡萄酒厂随机抽取了7种产品送到国家葡萄酒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进行检测,检测结果全都不合格。经检测,7种产品中有6种葡萄汁的含量远远达不到商标上所标明的浓度。

  国家葡萄酒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副主任赵永福介绍:经过对这7种酒的理化、卫生和食品添加剂的检测,有6种酒(葡萄原汁)含量远远达不到产品明示上所标注的60%或55%以上的含量。有一种酒总糖含量明示的是每升大于或等于50克,而实测值每升只有一克。饮用这种酒会对人体产生潜在的危害。

  掺杂施假 老酒厂名誉受损

  小酒厂的掺杂施假行为不仅危害着消费者的健康,而且也直接威胁着历史悠久的通化葡萄酒的品牌和信誉。通化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具有60多年历史的名牌老厂,葡萄酒产品畅销国内外,前几年一直保持着较高的销售增长速度。然而去年以来在当地小酒厂的无序竞争和激烈冲击下,这家企业的销售增幅明显下降。

  通化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通过中央电视台强烈希望,尽快出台更严格的标准法规,规范市场,整顿这些小企业。

  据了解,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制定更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和技术标准,坚决取缔生产不规范的葡萄酒生产企业,以规范葡萄酒行业和市场秩序。   

  揭假酒黑幕历时一年 两次暗访一次明访

  从某种意义上说,通化假酒是中国葡萄酒业市场的一个缩影,透视出这个行业不规范的一面。为了揭开通化假酒黑幕,中央电视台从选题提出、事前准备到最后采访结束前后共用了一年时间。期间共出动两拨人三上通化,在当地两次暗访一次明访历时20多天,在数十个制造假酒的厂家以及相关单位共录下了15个小时的录像。   

  厂商“防范”意识增强 记者暗访困难重重

  当地各造假厂家,如今已有了很高的“防范”意识,这使得采访变得十分困难,扮作经销商想进入酒厂“联系采购”的记者,通常都要经过几关,才能赢得厂家的信任。先问你姓甚名谁从哪里来,然后查身份证,留下公司地址、电话。等你一走,再打电话去追踪核实。头一两次与厂家打交道,记者的手包中只能放些香烟、钱包、名片等一些特“俗”的东西,穿着也要透出些“流气”,要像个商人,以博得信任。

  为了拍到造假的核心内容——“调酒”的过程,记者先后进入七八个厂家,却始终难有收获,直到最后与一个厂家的调酒师交上了朋友,连续去了三次才有机会见到、拍到了“调酒”的过程。记者造访的有造假嫌疑的小酒厂不下20家。

  低价收购旧瓶装酒 不经消毒涮涮再用

  假通化葡萄酒在当地的俗名叫“三精一水”,主要原料就是糖精、酒精、葡萄香精加凉水。为了让“葡萄酒”显得更逼真,还要加入色素、酸、增稠剂、防腐剂等大大小小不下十几种化学制剂,对此,普通的消费者是无法分辨出来的。

  因为所谓的“葡萄酒”中根本就没有一滴葡萄汁,价格也就低得邪乎。一瓶720毫升的葡萄酒出厂价通常不到2元。同是这家酒厂,2000毫升的桶装“葡萄酒”,每桶的出厂价只有3.3元。就这,酒厂老板还表示:“如果量大,价格还能合计。”而在当地,一个新桶的价格就达1.6元。一瓶真正含有葡萄汁的葡萄酒的成本价格至少在2.7元以上。厂家为了压低成本,就只能用低价收购的旧瓶、旧桶装酒。收购来的旧瓶子根本不经过高温消毒,只在大铁槽中用水涮涮就算完事。

  销售商纵容生产商 制假售假愈演愈烈

  对于假酒之“假”,经销商不仅心知肚明,而且事实上是在纵容生产商造假,一方面拼命压低“葡萄酒”出厂价格,另一方面又明确提示生产商“‘酒’里可以没有葡萄汁,但要明确标明葡萄汁含量,‘造’的像葡萄酒就行”。

  经销商以尽可能低的价格向生产商订制假酒,然后销往一些中小城市或农村地区。生产商则以销定产,搞“短、平、快”的突击加工。通常是前一天订货,第二天一两千箱连夜特制的“通化葡萄酒”就已“生产”完成,早已等在门外的运货车满满装上拉起就走。

  造假不仅肥了小酒厂,也火了当地一些相关企业。在通化市下属的县城中,有不少销售添加剂、色素的店铺,生意就一直跟着当地“酒业”的发展红红火火。而且他们与造假酒厂间的某种共生关系,也使他们对执法、打假者同样怀有警惕、敌视的心态。 (奚宇鸣)

责编:水晶石